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二十一章 恶客上门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张昭微微蹙眉。

    他刚从京中回来,本来心情就微微抑郁。在明中期,无法快速科举通关进翰林,这自然让人很不痛快!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还要拿出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头去苦读。这更令人郁闷。

    偏偏此时,这个刘大户再来“袭扰”。

    明代不是汉朝,特别是京师这一带,很多事情不是论武力,而是论“王法”。穿越者谁会把乡间的一个大户当回事?然而,刘大户两次上门来。

    婉儿正言笑晏晏的和张昭说这几天分别后的情况,也不欢迎刘大户到来。见张昭皱眉,清声道:“二哥,他怕是知道你前几天是吓唬他的了。”

    张昭晒笑一声,道:“婉儿,走吧。正好把这件事了结。”

    他原本就没打算让刘大户好过。按照计划,这事应该是等他和徐郎中“和解”的消息传开后再处理。那样会很轻松。但既然刘大户找上门来,那择日不如撞日。

    周大娘看着两个小主人,心里却是很担心。几天前少爷是吓唬刘老爷的?那可怎么办?

    …

    …

    张家前院,花厅内。

    再次登门的刘大户依旧是大马金刀的坐着主座中。依旧装模作样的拿着他心爱的紫砂小壶喝茶。依旧是奴仆六七人,外加长随、账房。

    另外,还有同来的方差役,并四个拿着绳索张牙舞爪的白役。个个神情傲慢。

    院落里,正在家里做事的几名仆妇神色惶惶,胆战心惊,这个架势谁不怕呢?

    此时,农忙虽然结束,但田地还是要照料。张昭的管家吴春时并两个长工都不在家。

    刘大户看看从花厅后出来的张昭、婉儿。胖胖的脸上露出讥讽、矜持的笑容,“张家小子,没想到我又来了吧?县城里的消息,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你当众得罪了户部徐郎中,真以为能遮掩的过去?”

    张昭神情平静的“哦”了一声,也懒得去和刘大户解释什么。这才两三天的时间,他和徐郎中“和解”的消息还没扩散。

    实话说,张昭现在心里很不耐。他的目标是走科举、仕途、中枢这条路,谁耐烦和一个乡间的大户斗智斗勇,纠缠?用网文的术语讲,这叫拉低逼格。

    “那刘员外想要怎么样?”

    刘大户斜张昭一眼,目光由上打量到下,很不屑。他实在搞不懂张昭哪里来的底气这样和他说话?

    要说张昭读书读傻了,上次来的时候明显不是。这是个明白人。莫非是他昔日横行乡间的威名,这小子不知道?

    刘大户的长随上前半步,嗤笑道:“张小子,你问我家老爷想要怎么样?上次来索要你家的十亩地你不许,这次可就不止十亩,而是要二十亩。”

    婉儿穿着长裙,身段修长、婀娜。十四岁的小姑娘容颜俏丽娇美,翻个白眼道:“你想得美。”

    她是张家的管家娘子,向来是精明强干,内外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上下人等都很服她。但是,在二哥面前,她心情不自觉的放松,流露出小女孩的神态。

    婉儿聪慧,见识明断。刘大户在青龙乡中确实很威风,兼并了很多人家的土地。可这又怎么样呢?二哥一回来就告诉她,书院的事情已经解决。

    这刘大户怕是还蒙在鼓里而不自知。只是不知道二哥要怎么打发这帮“恶客”。

    “呵呵,这位就是张小娘子吧?果然是个十足十的小美人。”说话的是正在花厅中溜达的方差役。

    他穿着一身标准的明代衙役装:青色箭袖,腰间裹着红裹,带着平定方巾,帽檐上插着羽毛。嘿嘿一笑,贪婪的打量着婉儿,“我们今天是来收税的。”

    …

    …

    就这说话的功夫,张昭的前院,不断的有南口村的村民进来,看向厅中的“交锋”。

    刘大户作为本地的粮长,带着差人来村中收秋税。消息传出去,立即就引得村中震动。谁不想听听今年秋税是怎么个章程?

    方差役瞥一眼院中的村民,继续道:“张小娘子,县尊已经发下牌票,开始征收今年的秋税。刘员外是本地粮长,你家秋税加耗多少,还不是刘员外说了算?

    你哥哥还不是秀才相公。皇粮国税还是要缴的吧?不卖地还能如何?怎么是我们想的美?”

    这里额外说一句明朝的基础架构、税收制度。明朝的基层最低一级便是到县。所谓的皇权不下乡。地方上靠的是自治。设立:里长、老人、粮长,分管行政、司法、税务。

    粮长通常都是以本地大户充任。刘大户担任刘家里的粮长自然是实至名归。而他也没少在其中上下其手的捞好处。

    国朝的税粮,正税是三十税一。这是固定且不能更改的。地方上的猫腻在加耗中。而作为粮长,只需要把加耗征上来,具体谁家多缴谁家少缴在其权限内。

    这就是刘大户想要“拿捏”张家所在。不听话就让你多缴“加耗”,你受得了吗?

    方差役这话说的厅中的随从并几个白役纷纷嘻嘻哈哈的出声吆喝。

    “小娘子,别心存侥幸,早早从了我家老爷才是。”

    “哈哈。张小子,我们家老爷看中你家的地,你还跑得了?现在县里的黄册上,你家二十亩地全是上田。早点卖掉吧?不然缴税能压死你。”

    “你们要是不听话卖地,今年冬天县尊修河堤,张小相公肯定是要去河边走一趟。届时不小心失足落水,那很正常。真以为我们是吓唬你吗?”

    荤话,嘲讽,恫吓的说辞扑面而来。其中的强势,无耻,颠倒黑白,那是不必说的。

    …

    …

    吴春时带着两名长工脚步匆匆的从田野里赶回来,到家时,张家的前院被塞的满满当当。

    他挤到前面去,正好遇到摇头叹气的村中长辈张四伯。张四伯对吴春时摇摇头,“小吴,你家麻烦着。”

    吴春时嗯一声,心里打鼓,腿有点发软,但还是走到厅前,“少爷,小姐,我回来了。”

    张昭回头看一眼老吴,点点头,将明显给气着的婉儿护在身后,阻隔方差役恶心的眼神,微微皱眉。正要说话时,刘大户忽而有动作。

    刘大户四十多岁的年纪,白胖胖,将紫砂茶壶放下,站起来,咳嗽一声,双手下压。刚刚还很喧闹的村民们便逐步安静下来。其在乡中的威势如此。

    刘大户看着聚拢在此的村民,眼神睥睨,一股掌握着生杀大权的感觉油然而生,骄矜道:“今年秋税还是老规矩。正税之外,加耗是一倍。都赶紧回去好生准备,别闹出事来。”

    再转头对他刚才可以忽略的张昭,压迫道:“你家二十亩上田,秋税三石米。南口村的加耗,你家出十石米。拿出来吧!”

    前院里的村民们顿时有些骚动。

    婉儿站在张昭身侧,不满的抗声道:“刘老爷,我们家总共才五亩上田…”

    刘大户冷笑一声,打断道:“张小娘子你有意见,可以去县里和老爷们说。县衙里的黄册上,你家就是二十上田…”

    张昭摆摆手,同样打断刘大户的话,平静的道:“刘员外,前段时间蒋太监给了我70两银子。卖不卖地,就不用你们费心。秋税我交得起。”

    话音一落,满场寂静。

    …

    …

    张昭卖染料配方得了些银子,这件事南口村、东刘村中的村民都知道。所以,对张昭家的伙食,多雇人没有疑问。刘大户同样知道。所以,他认为秋税加重,可以压迫张昭。

    这里面有一点需要说明,二十亩地的产量当然不只十几石粮食。但是还要留口粮,还有用去换日用品。基本上,一个农民秋下来,刚刚吃饱而已。

    君不见,明末时加饷,看起来不多。一亩地几钱银子而已。但多少自耕农破产?

    秋税加重,按照常理确实威胁到张家。但是,谁想到张昭能从蒋条件那里拿到70两银子呢?

    刘大户在他气势最盛的时候,于此时,就仿佛是给张昭扇了一耳光。胖脸上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查明白情况,抢在某府管事、某杂流小官、举人管家等人面前“动手”,还去县里改了黄册。结果,屁用没用。

    方差役站在厅中,面向前院,看看眼前挺拔、俊朗的青年,还有容颜出众的小娘子,讥笑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今年交得起,明年呢?再一个,我明说吧。你不卖地,我手头正好有个杀人案,听说死者和你认识。”

    这就是要明目张胆的栽赃嫁祸。这种事方差役平日没少做。讹点钱什么的,这属于基本操作。

    张昭笑笑,淡淡的道:“方差役是吧?解决这件事,并不需要等到明年。我只需要等十几分钟就行。”

    说着回头。就见隔壁蒋家庄的丁管事带着人从厅前走进来。他身边跟着气喘吁吁的周大娘。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