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二十二章 乡中事了。

第二十二章 乡中事了。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张昭带着婉儿从后院出来时让周大娘去隔壁蒋家庄请丁管事来帮忙。这个人情得用掉了。他刚刚对方差役说“我只需要等十几分钟”时,其实已经看到丁管事带着人混在人群中。

    丁管事瘦高身材,穿着短衫,带着幞头,带着两名随从走进花厅中。

    蒋家庄就在两个村落的隔壁,青龙乡中不少人都认识他。这里面就包括刘大户。他的心顿时提起来。他能在青龙乡中横行,那些人惹不得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张昭客气的拱手,和丁管事见礼,道:“丁管事,烦请你将这个讹诈我家的劣绅押到县中,我请县尊为我做主。”张昭指着刘大户。

    围观的村民们都是一脸的疑惑。因为,刚刚要栽赃嫁祸张昭的明明是方衙役这些人啊?怎么张小相公却指着刘老爷?

    明代有句俗语:车船脚店衙,无罪也该杀。像衙役这种人物,作恶多端,其社会地位非常低下。但是,一旦衙役手里拿着“牌票”,那就是代表县令,来一趟乡下就像鬼子进村一样。

    张昭心里有数。

    他的计划很简单,动用蒋家庄的武力,将刘大户弄到县里去,家里这面的局面自然化解。而他前两天晚上才和徐县令见过面,在县令面前要个体面,严惩刘大户有多难?

    粮长,在青龙乡那是代表税务的大佬,但在县里还是小民!没有完成税收任务的粮长,被县令打板子、枷号在县衙外常见的很。

    当然,他做事一贯细致。去县里之后,他会散步相关的谣言,把舆论造起来。这年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一个乡间大户逼迫童生卖家产,他天然会取得舆论支持。

    刘大户背后的一些关系就不好运作吧?刘大户家里没读书人,两百亩地的身家能维持着,肯定有些官面上的关系。

    而徐县令如果给他这个面子,县衙上下,他再打点打点,要动方差役一样不难。有县令给的政治风向,有白银带来的威力,他肯定能让此人翻不了身。

    这混蛋看婉儿的眼神让他很不痛快。

    …

    …

    丁管事哈哈笑道:“贤侄,你在乡里何须这么低调?什么阿猫阿狗都欺负上门来。你只管看着。”说着,对身边两名彪悍的汉子道:“有劳两位。”

    这两人约二十多岁,穿着常服。其中一人上前一步,伸手一巴掌将要栽赃张昭的方差役扇到地上,“你算个什么东西?”另外一只手熟练的拿出腰牌举起,高喝道:“锦衣卫办案,闲人闪避。”

    说时迟,那时快。

    另一人一脚将刘大户踹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他带来的长随和白役在听到“锦衣卫”三个字后,全部都呆在原地,手脚发凉,不敢乱动。

    张家的前院中,汇聚在此的村民们在刘大户宣布秋税方案后就准备离开,但随后张昭和刘大户、方差役的的冲突又让他们留下来。这其中有打听消息的意思,也有看热闹的想法。

    而此时,听到“锦衣卫”三个字,反应过来的人都立即跑掉。弘治朝的锦衣卫不算凶狠。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很“温和”。但是锦衣卫凶名在外!

    张昭其实也愣住。丁管事怎么把锦衣卫牵扯进来?他一个读书人,和锦衣卫牵扯在一起,将来的名声怕是难听的很。但此时他能说什么呢?

    很快,两名锦衣卫校尉将方差役、刘大户拿绳子绑住。两人嚣张的气焰不再。其中一人过来抱拳道:“丁管事,事情办妥了。张小相公,这两人我们先押回卫中,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张昭心里的情绪没有流露出来,拱手致谢,沉稳的道:“多谢两位。”

    两名锦衣卫押着人离开。前院里紧张气氛这才缓过来。

    而此时,很多人反应过来:横行乡中的刘老爷被送到锦衣卫中。这意味着什么?经过这件事,刘老爷肯定威风不再,不敢再来南口村横行霸道。

    一名中年村汉吐口唾沫,嘲笑道:“他之前那么威风,死到临头还不是个没卵子的货色。我看到他尿裤子了。”

    村民中有人哄笑起来:“哈哈!”刘大户在南口村很不得人心。

    方差役和刘大户的跟班一个个的落荒而逃。

    “刚才还在这里耀武扬威,现在像条狗一样。”

    村中的长辈张四伯笑呵呵的转身离开。本村难得出个强力人物。张昭这里现在很乱,有些话他回头再来说。

    婉儿、吴春时、周大娘并张家的佣人们则是喜笑颜开,心中一口恶气呼出来。

    …

    …

    吴春时、周大娘招呼着还留在这里的村民落座、喝水、说话。

    婉儿跟在张昭身后,心情激荡,“二哥…”微微仰视着那挺拔的背影,漂亮的杏眼明亮,熠熠生辉。她之前还在想二哥怎么打发刘老爷,不想是这样痛快的方式!

    刘老爷带来的那些人很讨厌。还有那个衙役,看她的眼神很恶心。但是这些人在二哥面前又算什么呢?土鸡瓦狗!

    张昭正邀请丁管事到后院稍坐。这时回头,笑着摸摸婉儿的头,“婉儿,没事了。跟着我。”他以为婉儿是想要旁听来龙去脉,婉儿是管家娘子嘛!

    到后院落座。张昭给丁管事斟茶,微笑着道:“丁叔,今天真是谢谢你。只是,这怎么回事,我还没搞明白?”

    丁管事喝着茶,笑眯眯的道:“贤侄,这事说来话长。我蹭你一顿饭没问题吧?”张昭指挥整治出来的饭菜确实可口,他颇为想念。当然,也有拉近关系的意思。

    张昭笑着点头。

    时间正好在中午。张昭吩咐下去,周大娘带着仆妇整治了一桌酒菜。张昭正好从京城里带了酒水回来。美酒佳肴,一一陈列在前厅的八仙桌上,张昭、丁管事、吴春时三人落座。

    婉儿在后面吃饭,几名雇工和仆妇偶尔上菜,来听个一鳞半爪。

    丁管事品着酒,将事情经过说来,“贤侄,上次你去庄中做菜,我家老爷对你很看重。吩咐我照应着你这边。你出门在外不知道,刘大户这几天上跳下窜。”

    刘大户到县里改黄册将张家的田地改为上田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他在青龙乡中二十年,这点人脉还是有得。

    “我得了消息,去城里给二管家汇报。我家老爷派了两个锦衣卫校尉来等着。这不,刚好是守株待兔,给贤侄你出这一口恶气。进了锦衣卫他们别想好过。”

    张昭恍然,吃一筷子鱼肉,心里沉吟着。

    丁管事兴致很高,接着道:“贤侄,锦衣卫胡小旗的意思是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们先把人弄去熬几天,怎么收尾由你说了算。我在这里先恭喜贤侄发财。”

    刘大户和方差役想要从锦衣卫里出来,必须要拿钱买命。而看胡小旗的意思肯定会分张昭一笔。刘大户这是吞人家产未成,自己反倒掉进坑里去。

    真是可笑啊!

    张昭笑一笑,举杯道:“丁叔,谢谢。”

    …

    …

    饭后,张昭、吴春时送走丁管事,从村里往回走。路遇两个下地的村民,笑呵呵的站定打招呼,“张少爷。”神态亲热、尊敬。这显然是刚才的余波。

    张昭一一回礼,带着吴春时往回走。

    吴春时心情舒畅,笑呵呵的道:“少爷,老丁这么卖力气。不枉当初卖他一个人情。这下子,刘老爷肯定再不敢惦记家里的地了。”

    张昭微微一笑,“他以后就是想惦记也没那个能力!”

    不仅仅是刘大户,经历这么一遭,之前惦记张家田地的那些人都会收敛。锦衣卫出手有麻烦、隐患,不过也确实省事、有威慑力。都帮他省下他去县里运作的时间。

    至此,乡中事了。

    …

    …

    “昭居乡中,才具渐显,时人敬服。昔,有大户连衙役欲谋昭家产,以秋税迫昭,间问杀人案。乡中有不忿者怒曰:何以此事污张相公。乃缚二人至县中。”

    ——《正德风云志》,王世贞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