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二十九章 考前准备(中一)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二十九章 考前准备(中一)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秋夜里清爽,寂静的客厅中油灯数盏照着三人的身影。

    “唉…”

    李子远长叹一口气,打破平静。他刚刚还以为张昭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不想张昭的剖析竟然是如此的高屋建瓴,鞭辟入里,发人深省。他不如也!

    李教谕固然不懂政治、军事,且是传统的儒家文人,但他明辨是非,判断得出对错。很明显,张昭这番话指出问题的本质。看着张昭,由衷的叹道:“子尚有王佐之才啊!”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清楚?近日朝廷户部热议的统计之法就是出自张昭的手。

    换言之,张昭对财政很见地,可以管后勤。再加上今天这番论断,以他的年龄再磨练几十年,皇明若以倾国之力灭蒙古,这便是汉相萧何般的人物。

    他定要将张昭的话转述给李阁老。这么精彩、精辟的论断不应该埋没在他的客厅中,随风消散。而是要让其出现在庙堂之上!

    张昭忙谦虚道:“先生过誉。”

    问题提出,得到解答。席间的气氛就变得轻快起来。李教谕还破例多喝几杯。饭后,张昭、李子远两人告辞。

    …

    …

    从李教谕家里出来,胡同中灯火点点。俱是中式风格的院落。梧桐树、槐树遮掩着月光。

    李子远走路摇摇晃晃,微醉的样子,见张昭接过其长随递来的马缰,敷衍的拱手,“子尚,你我就此别过。”

    张昭对北虏的看法确实一针见血。但他是一个骄傲的人,没兴趣舔张昭。所以,大家就此别过,日后少见面才是正经。至于老师说的,要上呈李阁老,关他屁事。

    他只是一个无法出仕的童生!

    张昭翻身上马,居高临下的看李子远半秒,微微一笑,说道:“我有点事要麻烦李兄。李兄消息灵通,想必对大宗师的履历有所了解。我想知道大宗师出题的偏好。”

    李子远当然知道张昭看他是什么意思。他上午在四海居里混了张昭一壶酒,这时总得有个交代。只是,见张昭这么说,心里有颇为郁闷。老师夸张昭好学,哪里知道这孙子一样是打着押题的主意啊!

    李子远含糊的道:“我打听着看看吧。”

    张昭笑一笑,补充一句道:“若是消息物有所值,我会考虑送李兄两坛美酒。”

    李子远眼睛顿时变得清明起来,一改懒洋洋的模样,仰头道:“那你且等几天。有消息后,我们在四海居见面谈。”

    张昭微微颔首,约好见面时间,打马离开。他不喜欢给别人当做傻子,所以把话点明。

    而这位酒色之徒李子远挺有意思的。他虽然决定潜心做两个月的八股文,但增加通过率的事情还是要做。他希望知道北直隶提学大宗师何愈的考试风格。

    …

    …

    张昭当晚因城门关闭,在皇城中住了一晚,第二天返回南城客栈,然后潜心学习、背诵李教谕批改后的文卷、时文集。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傍晚时分,夕阳徐徐照落。

    陈康从四海居返回,将马丢给客栈照顾,回到住处小院中,见张昭还在读书,说道:“少爷,那个李书生还没消息。我看他就会吹牛、说大话。”

    张昭将手里的文卷放下,摆摆手,“再等等吧。”李子远这人还是很有点水平的。

    陈康道:“少爷,那我们去北城等吧。倒不是我每日跑一趟觉得累。这南城客栈环境是清幽,花销却很大。”两匹马花掉三十两,再加上从家里出来这些天日常的开销,七八两银子都没了,少爷口袋里还剩下十几两银子。

    张昭拿起茶碗喝一口,笑道:“还是那句话,再等等。”他之所以还停留在南城客栈是在等钱宁。这是一步闲棋。

    陈康无奈的叹口气。这时店小二在厢房门口露面,说道:“张少爷,有个叫钱宁的校尉来拜访你。正等在前面大堂里。”陈康嘴角禁不住抽了抽。

    “好的,我知道了。”距离当日来京已是第四天,张昭给了店小二几文赏钱,吩咐陈康去将钱宁请进来。片刻后,就见钱宁进来。

    钱宁年龄约二十六七岁,五官分明,眉如墨画,眼睛有神。更兼之皮肤白皙,显得英俊。他穿着件青色罩甲,行走间步履轻盈,蜂腰猿背,双臂修长。一看就知道身怀武艺。

    明史记载:钱宁本来在成化朝的大太监家中为奴,后来得钱能宠爱,才改姓钱。钱能死后,推恩给他,封锦衣卫百户。而且,正德皇帝喝醉后喜欢枕着钱宁睡觉。

    所以,除开此人会拍马、会钻营外,他长的难看是不可能的,反而是容貌更胜常人。

    钱宁进屋后,见张昭正站在客厅中,作揖行礼,口中道:“在下见过张相公。这两日给胡小旗派了个差事,今日才得以抽身来拜访张相公。”

    钱宁很恭敬。这可以说是延续从胡小旗那里的态度。胡小旗是得到蒋太监的二管家的吩咐,且兼之要糊弄张昭,他压榨刘、方二人的钱财一分都没给张昭。所以对张昭很恭敬。

    但是,钱宁只要不是傻的,就会明白胡小旗只是口惠而实不至。而此时,他还对张昭如此恭敬,足以说明此人的城府!

    张昭当然不会认为钱宁在他面前一副小弟般的态度是因为他地位比钱宁高。他一个小童生怎么比一个锦衣卫校尉强?里面的门道,他看得清楚。

    张昭并不点破钱宁。能成为大反派的人要是性格纯良,那就奇怪了!这几日,焉知不是钱宁在暗中观察他呢?笑着道:“钱校尉客气,请坐。”

    等上茶寒暄几句后,张昭挑明约钱宁见面的缘由,说道:“我有件事要麻烦钱校尉帮忙。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有桩赚钱的生意说给钱校尉听听。”

    钱宁忙道:“不敢当。”但微微前倾的身体,暴露出他的心思。

    张昭道:“我这几日在皇城外闲逛,发现城外的市集中有衙役、青皮恶霸、叫花子骚扰坐商。这一块,锦衣卫为何不管起来呢?给每个商家颁发一个门牌,但凡有骚扰,由锦衣卫保护他们的利益。当然,他们要给锦衣卫孝敬。”

    话说在整个明朝,要论收保护费,谁收得过锦衣卫?这可是情报组织外加国安!

    钱宁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譬如,顺天府的捕快在市集里拿点东西,或者吃顿饭,哪个商家敢要钱?心里顿时意动。在锦衣卫里面,会搂钱的人升的快!这于他而言,是大功一件!

    钱宁干脆的站起来,抱拳道:“张相公有什么事请吩咐。在下一定办到。”

    张昭笑一笑,徐徐的道:“钱校尉,刘、方二人在锦衣卫中交了多少钱才出去,这和我没关系。我希望钱校尉帮我澄清一下。”

    钱宁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胡小旗不待见他,但他很清楚,其实当日不管张昭来不来,胡小旗都是要放人的。都已经通知到刘、方二人的家属。

    所以,张相公这是对胡小旗不满,想要借机拱翻他?要知道,胡小旗没给张相公分钱,这有些坏规矩。若是上头知道…。张相公可是蒋府二管家关照的。

    胡小旗倒霉,他日子也好过。想到这里,钱宁躬身向张昭行一礼,恭敬的道:“我懂。请张相公放心!我保证办妥。”

    你要懂才怪?

    张昭心里摇头。他知道钱宁想太多,但没点破。钱宁以为是他对胡小旗没分钱不满。他其实只想撇清关系而已。更重要的是,借机和钱宁接触。

    至于说,他对钱宁的定位,是旁观其发展成反派大佬,还是压制其成长,这看日后的需求吧。身为一个穿越者,纵然钱宁狡诈,但这点自信他还是有。

    他现在只是落下一步闲棋!

    …

    …

    见过钱宁的第二天,张昭就得到消息,于上午时到四海居和李子远见面:他拿到一个关于本次院试非常重要的消息。

    …

    …

    “李幽,字子远。北直隶宛平人,与(李)东阳同族。少有大志,腹有韬略。十三年秋,遇(张)文候于道左。文候生而美姿观,风采玉立,与客谈笑,才华横溢,每语必中。幽见而心折,遂许驱驰。”

    ——《新明书》,列传第十。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