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三十章 考前准备(下)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三十章 考前准备(下)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四海居。

    上午的阳光洒落在街角三进开的中档酒馆中。这里依旧是士子云集,高谈阔论。

    张昭翻身下马,将马留给陈康照料,刚进门就见到坐在临窗边的李幽李子远,实在是此君獐头鼠目却又狷狂的形象太过于突出。走过去,招呼道:“李兄,我已经来了。”

    黄木朱漆的方桌上摆着一壶美酒,四盘小菜。李子远正惬意的畅饮,见张昭到来,笑道:“子尚且坐下来喝几杯。待见过美人,我们再谈正事。”

    张昭一阵无语。院试多大的事?你要看美人先把正事处理完吧?想一想,坐下来,喊道:“小二,再来两坛竹叶青。”

    “好勒,客官。”肩膀上搭着白毛巾的店小二应一声,很快就送上来两小坛竹叶青。

    李幽鼻子吸一吸,酒虫大动,一脸无奈的道:“子尚这是抓住我的弱点啊。我平生只有两个爱好,一曰美人,一曰美酒。行吧,子尚你都爽快的将美酒上来,我也不废话。跟我来。”

    张昭留陈康看住酒桌位置,跟着李幽出酒馆坐拐到僻静的胡同中。粉墙黑瓦的胡同,在上午时行人稀少。

    李幽在槐树下站定,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子尚,我这几日打听到一个消息:大宗师何愈年老将退,准备在顺天府院试中售卖5个生员名额。每个100两银子。”

    这个消息于困顿科举的张昭而言简直是峰回路转!但张昭笑一笑,没出声。你以为我会信?

    明朝的科举,不能说绝对的公正,没有漏洞。科场舞弊这种事,黑料多的很。比如,若干年后的张阁老公然将其两个儿子运作成状元、探花。

    而去年弘治十二年的会试,唐伯虎就被判定舞弊。至于是否冤枉唐伯虎,那是千古谜团。

    张昭相信科举有漏洞,但是李幽以为他是傻子么?他正处在读书生涯的最低谷,都打算老老实实的考一次,不负来穿越来明朝一回。现在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

    李幽一看张昭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是才智之士,自然想好如何取信张昭。从容的道:“

    子尚,消息我带来了。信与不信在你!何宗师的家仆就在城北的安德厢大井胡同中。不过,我额外多说几句。我家世代居住在教忠坊中,和李阁老同族。家中人口四五。事有不成,难道我还能弃家逃走?”

    张昭思索片刻,点点头,“好。我承李兄这个人情。”他当然不会通过李幽去和何大宗师的家仆接触,这会是日后的把柄。他会让长随去看看。

    李幽伸手虚拦张昭,嘿嘿一笑,搓搓手,微微赫然的道:“子尚,既然你相信我的消息,可否借我100两银子。我...也想买一个名额。”他业已蹉跎八年。但他和张昭其实还不熟,借这么大一笔银子略有点冒昧。

    张昭看看李幽李子远。

    现在情况有两种可能。第一,李幽说的是真话。第二,李幽骗术高明,贪心不足,准备骗他两百两银子。不过,被骗100两和被骗200两对他而言有何区别?总之,他找李幽算账就完。

    “可以。不过,我现在连100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你要等一段时间。”

    李幽顿时大喜,长揖一礼,“我先谢过子尚。一个月之内都没问题。”他在京中交游广阔,并非凑不出几十两银子。但此事难就难在不能声张、明说。而且最好是“共犯”,免除后顾之忧。

    …

    …

    事情谈完,李幽再看张昭,大感亲切。数日前因李教谕一句“王佐之才”不想再和张昭交往的心思自然抛之脑后。邀请张昭返回四海居共饮一杯。

    张昭笑道:“走吧!”京中一行,院试的事情以他想象不到的方式峰回路转。尽管他现在还无法确定“卖考题”的真假。但,心中一阵轻松。

    这时,胡同里徐徐走来两名女子。一人穿白裙,一人穿粉裙。白裙女子身段婀娜,行走间如弱柳扶风,容貌还未看清楚却令人心中生起一股期待。

    李幽拉拉张昭的衣袖,嘿嘿笑两声,獐头鼠目的他略显猥琐,却又转化的十分自然,道:“子尚可知我刚才说看美人是何意?但坐观罗敷。她过来了。”

    张昭虽然是理科生,语文课本里的汉乐府《陌上桑》还是有点印象的: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全文不记得,大意是秦罗敷非常美丽,引得人人看她。

    走来的白裙女子约是二八年华,容颜殊丽,美目如星,平添几分风采。兼之身姿修长婀娜,行止婉约娴雅,如娇花浮水而来。见竟然有两人等在路边看她,顿时娇羞的低下头,俏脸上有愤然之色。快步走过去。

    随行的青衫女子喝骂道:“登徒子!”

    李幽仿佛没听到般,注目着白裙女子远去婉约的倩影,“她是顺天府方通判之女。户部左侍郎许进等人正因避战火筛被朝廷问罪。方通判是许进的门生,受到牵连下狱。

    方小娘子这是出来给她母亲抓药。唉,恨我此时没功名在身。此生要是能娶她为妻,死而无憾。”

    被青衫女子骂一句,张昭同样没反应。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况且他还是被李子远拉到这里来的。

    他倒是对李子远一阵无语。这小子不久前还和他说:本人平生两大爱好,一曰美人,一曰美酒。现在表示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这种话能信吗?

    当然,李子远的惆怅,他懂。可望而不可即嘛!方小娘子确实漂亮,有股难言的娇柔神韵。但他并不想和李幽去谈这个话题。背后议论人家小姑娘很没品。

    张昭和李幽回四海居。方小娘子露面,由远而近再往街中的药铺而去,酒馆中的书生们注目方小娘子的场面,自不必待说。张昭畅饮一番后,带着长随陈康离开。

    …

    …

    随后两天,张昭派陈康到大井胡同中确认情况,再一次拜访李教谕,将这两天新写的时文拿去请他批改。之后,向李教谕告辞,离开京城回家。

    金黄色的夕阳浸染着云层,晚霞千里红云。张昭和陈康骑着马,在官道上往西而行。马速并不快。

    陈康这些天常常骑马跑腿,马术比张昭精熟,回头看看夕阳下巍峨的皇城,心中感慨难言。这几日的京城之行,完全颠覆了他对世界固有的认知。

    锦衣卫夜审,狷狂好酒的李子远,心术不正的锦衣卫校尉钱宁,卖考题的院试,落魄的官宦家小娘子…。

    他读过几年书,和母亲相依为命,品尝过生活的艰辛,此时仿佛整个人都被洗礼一番,变得成熟。

    张昭骑在马上,感受着奔驰的速度,远山眉黛入眼来。心里想着此番来京城的得失。

    第一,解决他院试的难题。

    乡中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他到明理书院读书。虽然没读几天,但各方面的信息汇总,他心里知道,按照正常的途径备考,他必定会无缘通过。

    来京中这七八天,几番波折,认识李子远,总算是找到一条破局的路。虽然不那么光彩,但只要能通过就行。

    而中一个生员就这么难,日后的举人、进士怎么办?他需要早思考,早调整。

    第二,和未来的反派大佬钱宁开始“合作”。

    这条线在未来会大有用处。当然,他对如何定位钱宁,这会儿还没想好。

    第三,将刘大户、方差役被锦衣卫带走的负面影响消除。并拿到100亩地。

    中国人的习惯思维,有钱就要买地。他离开南口村时,老吴还给他提起过。银子放着也是放着,可以留意着附近谁家要卖地。

    当然,现在银子可不够用哦。

    他这次返乡,重点是要在短时间内解决银子的问题。他心中已经有预案。

    一路骑马而行。休息期间,陈康将竹筒递给张昭,说道:“少爷,昨天我们去牙人那里看过。并非是没有合适的丫鬟,主要还是咱们没银子。”

    张昭微微一笑,陈康能说实话,说明心里和他亲近,说道:“过两天就会有的。陈康,康的意思是安宁、和乐。你是你家中长子,表字可叫:伯宁。”

    这是赐字的意思。陈康心中感激,郑重的向张昭躬身行礼,“谢少爷赐字。”

    “走吧!你心思机敏,仅仅给我当跑腿的长随有些浪费。你的学习要重新捡起来。当然,不是学四书五经,而是学数学。我会亲自教你们。”

    “是,少爷。”

    张昭和陈康主仆二人翻身上马,在夕阳的余晖中纵马前行,霞光将两人的身影染的金红。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