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四十章 真正的技巧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四十章 真正的技巧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二哥,画什么像?”婉儿坐好,清声问道。她穿着湖蓝色的长裙,外面套着浅色的褙子,眼如水杏,肌肤雪白。如秋夜里的娇花,清香怡人。

    张昭手里拿着炭笔,这是前几天吃烤鱼的炭条销成,在面前铺开质地上佳的白纸,描摹着婉儿美丽的容颜。

    这些天和婉儿在一起没觉得,此时在灯下细看,才发现小姑娘似乎个子长高些,且正在褪去些青涩。她马上就要满十四岁到十五岁中。

    张昭的素描画是大学里学的。为了追求一个喜欢的女孩,在她面前装逼,引起注意。等他素描画学成,女孩已经名花有主。他的画笔自然就搁置。那青涩的青春记忆啊!

    这还是他第一次给女孩画素描画。他的水平比不上专业的美工,但也能把人物画的七八相似。

    张昭刷刷勾勒着,婉儿白净的瓜子脸上悄然的变得微红。如同敷上一层浅浅的胭脂。二哥眼底里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令她心弦被拨动,沉沉如醉。

    上一次,二哥让她脸红心跳,她羞涩的逃回自己屋里。而这一次,她只想坐在这里,让时间不再流走,停留在这一刻:二哥看她,她陪着他。

    “好了。”张昭收笔,满意的看几眼,拿到圆桌边给婉儿鉴赏,汗颜的道:“婉儿,我水平有限。只能画成这样,等我练习好,以后再给你画几副。”

    婉儿看着那黑白色线条构筑成的图像,和她有七八分相似,抿嘴一笑,娇美动人,也没留意她和张昭挨的很近,“二哥,这幅画要送给我吗?”

    张昭笑着点头,道:“婉儿,我要去京城备考。十月初十院试。家里、酒厂的事有老吴帮忙,以你的能力足可应付的来。有时间我会给你写信。”

    “嗯。”婉儿应一声,心里涌起离别的愁绪。似乎每次都这样。二哥在家里待一段时间就要离开。而她想待在他身边。禁不住仰起头,漆黑的眼眸如同宝石般明亮,轻声道:“二哥,门前的房子什么时候修好啊?”

    张昭给问的愣住。婉儿这问的是“婚房”。明朝的小姑娘都这么早熟的吗?他懂的可比婉儿多。他希望能婉儿大一些再娶她。

    张昭扶着婉儿的细腰,轻轻用力将她搂在怀里,下颌抵着她精巧的头颅,看向窗外的夜色,道:“优先要建厂房,生活区。我们的住处要完全建好,说不定得年后去。”

    夜里,晚风温柔的吹动窗栏。璀璨的星空,清辉落在村庄、田野、河流上。

    …

    …

    八月二十日,张昭和婉儿道别,离开南口村,骑着马,带着长随张泰平前往京城。

    董朗,庞大郎,陈康等人亦各自出发,去各地铺开销售的摊子。

    官道上,人来人往。弘治十三年,这还是太平盛世的年月。蒙古铁骑野战虽然厉害,但还不足以威胁到京师。越靠近京城越是人烟稠密,集镇星罗密布。

    十岁的张泰平骑着小马,比张昭低一截,新奇、贪婪的看着这一切。这是他第一次走出乡村。眼前的“大都市”对其冲击可想而知。

    眼看着巍峨的城墙出现在视野中,张泰平请示道:“少爷,我们先去南城客栈投宿吗?另外,陈大哥交代,要我提醒你先给小姐买个好的丫鬟。”

    自成为张昭的长随,此时张泰平对张昭称呼终于改为“少爷”。

    张昭失笑。陈康还惦记着丫鬟这事?笑着道:“平安,我们不去南城,先去北城投宿吧。”

    京师里商业最繁华的集市当然是崇文门外的南城。二锅头要是能在南城里畅销,必然会在京中畅销。但是,他来京中的主要任务是读书,卖酒只是顺带。

    张昭在几天之前就指出,京城不是主要的销售市场。他在京中卖酒,另有办法。

    张昭带着长随在北城的一家客栈投宿。吃过午饭后,让张泰平去南城宣北坊中候着钱宁,约其见面。张昭则是由安定门进城拜访李教谕、李幽。

    李教谕正在府学中上课。张昭留了一坛二锅头在李府,再去坊中大街路口的四海居中找李幽,再去教忠坊里李家族学中寻他,问了塾师才在他家中将其找到。

    幽静的胡同中,槐树叶黄而落。李幽正在家中高卧,得仆人通报,穿着“拖鞋”出来,一身褐色长衫,冬瓜脸上还带着残留的醉意,拉着张昭的衣袖,仰头大笑道:“哈哈,子尚来的正好。我这几天为你奔走扬名,嘴里都快淡出鸟来。”

    张昭笑笑,没把李幽的话当真。李子远这人少年神童,久考不中,性情有点狷狂,他和李子远在院试上有“合作”,一起也喝过一顿酒。但关系真没到李幽会帮他宣传的那份上。

    “子远,我返乡处理了点事情。今日刚到京师,正要向你了解士林的近况。我们去四海居谈。”

    李幽看张昭一眼,带着张昭到酒馆“四海居”,进门后,对店小二叫道:“上美酒,我要和张子尚痛饮。”

    店小二刚见过张昭,只是刚出张昭进店时没有自报姓名他没反应,这时却是仔细的看张昭一眼,显然是听过张昭的名号,热情的道:“张相公,这边请!”

    李幽是四海居里的常客,他这一嚷嚷让不少书生看过来。有数名书生过来和张昭攀谈,“这位便是李教谕口中的王佐之才张子尚,久仰久仰。”

    “张兄的与北虏战争论,堪称一时宏论,震耳欲聋!发人深省。”

    张昭客气的和前来攀谈的书生们应酬,寒暄一番后,那几名书生见张昭和李幽要谈事情的模样,这才离开。

    店小二送来精美的酒菜:竹叶青一壶、四碟小炒。炒酱瓜、清蒸鸡、煨豆腐、熟羊肉。

    李幽喝酒,斜睨着张昭,口气满满的道:“如何?”

    你这个调调,真是不让人喜欢啊!张昭有错在先,喝杯酒,压低声音道:“院试之前,不是该低调吗?”他们都是要买考题的学生,这个时候高调,不是找死吗?

    李幽嘿嘿一笑,低声道:“子尚,你这就错了。恰恰相反,你应当在考前扬名,让大宗师注意到你。我问你一句,你觉得你时文水平如何?”

    这次何大宗师卖名额,卖的是约定“暗号”,即在考卷中出现约定的文句。保证必中的。

    他是老牌的童生,写出来的卷子总能糊弄得过去。而张昭的时文只怕是不堪入目。到时候,若有人闹事,张昭的卷子很容易就被质疑:这种水平怎么被录取的?

    所以,必须得创造一个让大宗师录取你的理由。要知道,院试不糊名,大宗师的自由裁量权非常大。

    他当然不是舔张昭,逢人就吹。平心而论,张昭关于北虏战争的分析直指本质。但老师已经去过李阁老府中,张昭的观点不被采纳。明显没有收益,那他还吹个屁!

    他的目的在这里。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的考前套路、技巧。

    张昭想一想,明白过来。心中感慨。他到底是现代人,对科举考试作弊这种事了解不足啊。幸好他当日答应借李幽一百两银子,和他同坐一条船。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