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进宫(下)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进宫(下)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寿龄侯张鹤龄站在张皇后身侧数步处,脸上微微带着得意的神情“俯视”着张昭。没办法,张侯爷是公认的草包。他就是这么耿直,喜形于色!

    张鹤龄当前的处境两难。且不说“张记”的商业声誉在张昭两次折腾下已经受损,数年之内有实力的商号绝不会再和“张记”合作。就说他的处理方式。

    退银子,他不仅仅要将到手的1.8万两银子退回去大半,还要赔上成本、库存的费用,总计将近5千两银子。

    而不退,他又扛不住那些商号背后的利益集团的压力。

    解决这个困境的办法,在张侯爷看来,就是现在这条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他弄不过那帮文官,还弄不过张昭?

    他要姐姐施压,让张昭乖乖的把玻璃镜子的出厂价格重新提起来。

    …

    …

    张昭微微低着头,眼角余光瞥了眼张皇后。没办法,在帝、后面前他若是直接去看两人,就算是“大不敬”。

    张皇后三十岁的年纪,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如同二十五六岁的美妇。肌肤白皙如玉。穿着一袭华丽的长裙,要身段有身段,凸凹有致。气质雍容华贵。

    其实张昭对张皇后此人不大看得上。作为皇后她确实是成功的。独宠于弘治皇帝啊,和民间夫妻一模一样。算是封建主义时代的奇闻。但作为母亲是不合格的。

    正德皇帝死时无子,这是她之后一系列悲剧的开端。也是很奇怪,她作为太后,怎么不管管正德?这也是宠溺到一定的程度!

    而作为姐姐,张鹤龄、张延龄两人在京中横行不法,底气就是她。当然,明朝的外戚都这么个德性。大哥不说二哥。

    张昭对张皇后的“是非观”不报以期望,所以开篇明义,躬身道:“回娘娘的话,玻璃镜子不是张侯爷的生意,而是臣辛辛苦苦研制出来的。臣成立国泰商行卖玻璃镜子,所得利润将会用于补贴新军千户所练兵的耗费。”

    张皇后红唇微张,微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其一,她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顶撞她。张昭这一堆废话,不就是承认“故意降价”的吗?

    其二,她是真不知道这国泰商行的利润是要用来养兵的。她虽然居于后宫,但是丈夫心里想什么她能不知道?

    再有一个,她虽然独宠于丈夫,但是还是有些事情不能碰的。比如:军权!这是禁区。

    张皇后狠狠的瞪自己两个弟弟一眼,竟然又敢在她面前打马虎眼,然后继续雍容的,以贵妇的语调,徐徐的道:“那你把玻璃镜子的价格提起来不是更好。这样你的商行利润也高。”

    至于张昭说的“玻璃镜子知识产权”归他,张皇后直接无视。

    张昭继续保持着表面上的谦恭,道:“娘娘,寿龄侯在一个月内销售玻璃镜子总价值1.8万两白银。一年就是21.6万两白银。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售卖。以臣的预计,其营业额全年能达到约30万两白银,利润最少有25万两。”

    说到这里,张昭就不往下说了。

    别以为张昭是在说玻璃生意很好。其潜台词的意思是:你张皇后嘴皮子碰一下,一句话就要我给你弟弟让利25万两白银?凭什么?

    25万两白银啊!东暖阁中,太监、宫女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张昭身上。

    弘治皇帝和张皇后两人都是轻轻的、倒吸一口气。这两位都不知道玻璃镜子具体到底有多赚钱。张昭这是很直观的将数据呈现出来。别看皇帝号称富有天下,但弘治皇帝的内帑经常是捉襟见肘。

    弘治皇帝稍微换算就知道他一年能拿多少银子。这比他派出去的太监每年上交给他的还多。眼见着中张昭“耿直”的顶撞皇后,开口道:“寿龄侯,这玻璃生意本就不是你的。你现在想要怎么解决?”

    他一方面是维护张昭,一方面也是要敲打寿龄侯。他心中老早就对其不满,只是碍着皇后的情面没处置。

    皇帝开口定调子,形势急转直下。寿龄侯张鹤龄求助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

    张皇后没理他。她就是再骄纵,也知道她一句话不值二十五万两白银。

    寿龄侯张鹤龄极其不甘心的吞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道:“陛下,臣的商号给人围着。臣愿意退还其他商号的银子。只是这样一来,臣亏损了五千两银子。这是张昭造成的。”

    他要赔偿。

    站在一旁的萧敬心里被气笑:这真够无耻的,竟然还要张昭赔偿!而且不提玻璃配方的事。是不是事情完了你又继续卖玻璃?知不知道国泰商行是陛下的!

    弘治皇帝不着急表态,问张昭:“张昭,你的想法呢?”

    张昭躬身一礼,道:“陛下,寿龄侯偷窃臣的玻璃配方涉足玻璃行业。这是一个资金密集型、人力密集型行业。他经营不善导致亏损怪得了谁?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臣的国泰商行接下来还要推出玻璃酒杯、碗碟、花瓶等产品。臣恳请陛下禁止寿龄侯经营玻璃产业,免得他又亏损,搞出事情来。”

    这话说的就很有点不客气。

    寿龄侯张鹤龄想着大鱼吃小鱼,进宫来“欺负”张昭,这是被张昭当面打脸。而且,张昭还要反咬一口,赶紧道:“陛下,臣的玻璃窑有近千工匠,不制造玻璃怎么吃饭?”

    张昭早等着他的,道:“陛下,臣愿意接收这些工匠。”

    张鹤龄给堵的一口气难受,还要再说。弘治皇帝摆摆手,道:“寿龄侯,不必再说了。这事你就当买个教训吧。不是什么赚钱的生意你都能做。你以后不要再做玻璃生意,省的日后再出事。玻璃厂关掉,工匠都交给张昭。”

    皇帝金口玉言。就算弘治皇帝怕老婆,但是他毕竟登基十四年,话都已经说出来,那就是定下来的。

    张鹤龄不同意也得同意,捏着鼻子躬身行礼:“臣遵旨。”这一刻,感觉整个世界都索然无味。

    早知道进宫是这个结果,他还不如不来。本来,顶多陪点钱就完事。结果,现在皇帝亲口禁止他继续做玻璃生意。

    张延龄在一旁看着整个交锋。他就算是草包也看得出来:实际上皇帝是偏向张昭的。再看看东暖阁中,穿着青色直裰,书生装扮的张昭。心里叹口气。

    他大哥这算是一败涂地。以后凡是张昭的生意,最好是避开吧!

    而张昭,他一介平民,究竟是怎么样取得皇帝的信任的呢?只要等会出宫,消息传开,只怕张昭府上的门槛要被踏破——谁都知道他是皇帝眼前的红人!

    这是踩着他大哥的“尸体”上位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