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宣判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宣判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张昭听到四周全部是不断的高呼声。眼睛看到的每一个新军卫的士卒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在他看过去时,一个个的立正向他敬礼。这是对胜利的统帅的崇敬!

    只有张昭自己知道,他的手心在冒汗,一阵阵的后怕。狗日的鞑子!

    他没想到对面的指挥官竟然安排有绕后的战术。

    说句实话,他其实并不看好秦兵团能依靠大车和刀枪抵御住鞑靼骑兵的冲锋。

    秦兵耐苦战不假。榆林兵很猛也不假。但是,在战争中个人的武勇是有限的。这是团体作战。秦兵团都是步卒,且没有长枪阵,很难挡住的。

    而一旦身后的秦兵团被突破,就会形成经典的骑兵战术,“倒卷珠帘”,这是鞑靼人的拿手好戏,这帮秦兵会被驱赶着冲击新军卫主力连队的阵列。

    战败的局面可以预见。而在平原地带战败,兵败如山倒,他的性命只怕要交代在这里!

    打破历史宿命而出现在这个时空中的新军卫也会消失在这里。并湮灭在历史长河中。

    他的一切痕迹都将抹除。

    所以,他怎么能不后怕?

    幸而,他一手训练出来的新军卫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将冲锋的鞑靼骑兵打的落花流水,简直如同单方面的屠戮。而这个时间差,亦将鞑靼指挥官的战术意图打破。

    个人的命运、前途、历史,都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决定下来。新军卫的第一战,以这种磕磕碰碰的方式赢下来。不管怎么样,终究是赢下来!

    张昭一屁股坐在土堆上,拍拍军装的荷包,想要摸出一支烟来抽,舒缓一下此时突然冒出来的疲倦感,忽而醒悟过来,这里是弘治年间。烟草还没有沿吕宋、辽东、南洋这些沿海地带传过来。时间大约要到万历年间。

    …

    …

    张昭身边的警卫排都派出去,只留下传令的信使。而不久前表现出色的庞泰此时就在张昭身边。

    张昭将庞泰提拔为小旗放在身边,一个是奖励,一个是对庞泰的保护!庞大郎对他忠心耿耿,不能让他绝后。借这个机会,张昭让庞泰转为军事参谋。

    至于亲卫队里另外一名亲戚,大舅子李廷德,张昭将他留在榆林镇新兵二团参加整训。

    庞泰向张昭敬了个礼,见张昭没什么要吩咐的,赶紧去前面找他父亲。他心系着父亲的安危。

    张泰平又哭了。他算是今天上战场年纪最小的一个。虽然跟在张昭身边最安全,但同样的会接触到传过来的各种信息,了解到局势的危险。

    “少爷,我们真的赢了?”

    张昭坐在土堆上,笑着道:“真赢了。平安,喝点酒吧。我的马背上有。”心里倒是有些愧疚。这和庞泰的事一样,他又疏忽了。不应该带平安上战场的。

    张泰平拿出酒袋,大口的、咕咚咕咚的喝着。他感觉他的心理脆弱到极限,只求一醉。至于醒来后,管他娘的。

    秦兵团的士卒已经主动的从车阵出去,打扫战场。

    其实这两天的行军中他们榆林兵一直在打下手,卖力气,对这群职业军人而言,他们岂能没有怨气?但是,在燧发枪兵们如此耀眼的战绩下,他们现在觉得理所当然。

    给这样牛逼的同袍,当辅兵不丢脸!

    仗打完,庞大郎只感觉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道是紧张之后的放松,还是胜利后的得意,反正就是感觉有些飘,留一个排担任警戒,下令四个连队解散、休息。

    最后这场战斗,新军卫只被箭矢伤了11人。战术改变后的效果不言而喻。

    林文宁安排救治伤员。辎重营里带着一个擅长治疗创伤的军医。同时让辎重营安排做饭。身在险地,不能饮酒。但大战之后自然要饱餐一顿。

    那些马肉,没有水源不好处理。但可以先收藏起来。

    许澴伟带着仅剩的两名斥候队员往小盐池城方向侦察。

    …

    …

    王武骑着马,带领着秦兵们清扫着战场。此时约下午四点许。看看这大战后的战场,他心中略有一点点苦涩。

    明军的规矩是以人头论军功。斩首的首级大致被统计上来,两场战斗,总计斩首约2000人,这是非常大的功劳!

    以张相公的为人,肯定不定不会亏待他们。

    但他若非在统帅秦兵,这份大功里理应有他的贡献。他麾下的第四连、第五连表现出色。而他又怎么会畏惧在前排指挥作战呢?

    正想着,一名百户一脸喜色的打马过来汇报道:“王大人,抓到一条大鱼。有个骚鞑子自称是鄂尔多斯万户的千户。嗨,要不是有兄弟懂鞑子话,还真错过去了。他想要见咱们张相公。”

    王武精神一震,道:“走,看看去。”

    千户伯亦难并没有死在冲锋的路上。他的肩膀中了一枪,被打下马。此时被打扫战场的秦兵们搜寻到。他提出想见一见这支恐怖的军队的统帅。

    王武将伯亦难押解到张昭面前。

    小土堆前,庞大郎、庞泰、四个百户,还有方俨都在张昭面前,正商议着攻打小盐池城的事情。

    伯亦难身上带着血迹,勉勉强强的站着,打量着被众人簇拥着的青年,咧嘴一笑,有点虎死不倒架的意思,道:“你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你们有多少人?”

    以他的见识,不难判断出,如果明人有数万这样强悍的燧发枪兵,鞑靼人得考虑远离长城的事情。

    一个榆林兵翻译过来。

    张昭微微眯着眼睛,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道:“姓名、年龄、身份。”

    伯亦难笑笑,“我是鞑靼左翼万户鄂尔多斯部的千户伯亦难。四十四岁。”

    张昭点点头,站起来,在六月底的下午阳光中,俊朗的面容严肃,一字字的道:“以我大明王朝弘治天子之名,我,新军卫指挥使张昭,在此地,大明陕西承宣布政司宁夏镇,宣判你死刑!

    小二,行刑!如果你们要战争,那我就给你们战争。”

    伯亦难觉得有点可笑。

    王武上前,单手一提,照着此獠的喉咙一转,鲜血冲天而起,他将其首级提在手中。心中忽而一种难言的快意!

    他知道这名千户要见张相公的意思。无非是想死的有尊严一点。张相公的宣判,让他有一种仪式感!对于这群泯灭人性的鞑子,就是判决他们死刑。

    其余几人亦是心情激荡,恨不得仰天长啸!

    鞑靼人,如果你们要战争,那我就给你们战争。

    这是他们新军卫的宣言!这就是他们的统帅!

    王武情绪激荡,忘掉新军卫的军礼,单膝跪地,抱拳请命道:“相公,末将请求率部奔袭小盐池城。”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