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两百六十五章 你当这是玄幻吗?

《明帝国的崛起》正文 第两百六十五章 你当这是玄幻吗?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以张昭现如今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存在这名书生能径直冲到他们面前的情况。

    王武一个箭步,挡在张昭和王小娘子几人面前。随即,讶然的低声道:“相公,是曾复哲。”

    当日,曾复哲带着人在王家直接闯到张昭的小院们前。拦住他们的就是王武。这会哪里会认不出来?

    王小娘子自然也认出曾复哲,还有后面从树林追出来的女子,正是九月二十七日叫她“表嫂”的闺中密友,甘州卫指挥使吴桉的女儿:吴姗。

    曾复哲十九岁的年纪,典型的西北男儿,身量颇高,相貌英俊。穿着天蓝色直裰,头戴儒巾,气质出众。这个年纪的生员,可以称的上年少有为。

    但此时,曾秀才的俊脸上带着难言的情绪,有愤懑、不爽、郁结、心疼,他曾经所爱慕的女子,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妾室。当然更多的是一股怒气,直冲冲的过来,高声、义正言辞的道:“张相公,你也是读书人,怎可带着女眷抛头露面,在此游荡?你不知道这里是弘道书院士子常来的地方吗?”

    说着,目光落在王小娘子玉容之上,心中骤然一疼。他为平凉府大户子弟,这个年纪早非初哥。只看那张略显清廋、明艳的脸蛋上眉眼的细微改变,就知道她已为人妇。

    还有比这个更痛苦的事情吗?一想到张昭拥着这绝美、整个三秦大地的青年俊杰都求之不得的美人儿享受,他就热血上涌。更关键的是,王小娘子还是妾!

    这个王八蛋!

    “王姑娘,你也是饱读圣人经义,出身诗书翰墨之族。有哪一条礼仪允许女子在外游玩,将容貌展露给其他男子观看?你看你今日之行?”

    曾复哲很激动的指着沿湖的河堤。

    按照标准的程朱理学的规定,女子确实不能在抛头露面的。所谓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各种流传下来的小说中,官宦的女眷出行,往往都是马车代步,到地点后清场,不会将容貌泄露丝毫。

    但是,程朱理学对女子的禁锢,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威力最大的,就是不允许改嫁这一条。叫做“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里面有很深刻的历史原因。

    因为明清两朝的规定是,只要节妇不改嫁,可以免除其夫族全族的徭役。所以,知道内情了吧。

    其他的就算了。

    像曾秀才现在扯淡的,女子不能在人前出行。在江南之地,采桑织布,这都是需要女子来做工,不出门怎么吃饭?

    像北地,民风彪悍,小娘子单独骑驴出行,你又待如何?还真能把人关在家里?

    所以,不可否认程朱理学对中国人的行为改变之大,对艺术、服饰等等方面都有影响。但是要说像框框的律法一样,一条都不能犯,那是扯淡。

    张昭微微皱眉,这小年轻读书脑子读傻了吧?

    正要吩咐时,王小娘子沉下脸,娇斥道:“曾公子,我随我夫君同行,有何不可?怎么就成了不守妇德?倒是你,明知道我已嫁人,还上前来称我为‘王姑娘’是何意?”

    后面,跟着赶过来的庞泰刚好见到这一幕,心里禁不住笑起来。

    王姨娘的性子哟,与众不同!嘿嘿。直接把这姓曾的龌蹉心思给挑出来。

    曾复哲气势立即就跌了大半。心情郁闷难言:他正在被朝思暮想的姑娘翻脸训斥。“我夫君”这三个字,真是像针一样扎在他心头。

    几句话的功夫,甘州卫指挥使吴桉的女儿吴姗匆匆赶来,先福一礼,致歉道:“张相公,雪姐姐,奴家表哥近日心情抑郁,举止失礼。奴家代他赔罪。”

    王小娘子冷哼一声,恼怒未消的偏过头。她和自家夫君正享受甜蜜的二人时光,突然冒出这么个人,指责她有失妇德,败坏她名誉,她能不气吗?

    一双明眸和张昭对视。这件事怎么处理,她当然要看夫君的意思。出嫁从夫啊!

    而王小娘子这个举动,让曾复哲心里的火气更甚,扭头道:“表妹,我哪里失礼了?要你管我的事?”说着,看向张昭,拱手道:“张相公如今位高权重,但在下只有一根硬骨头。看着不平之事就要说道说道。要杀要剐,你随便吧。”

    张昭轻轻的拍拍又要化身“王六小姐”的王小娘子的手背。他自己的美妾被人如此去说,他有怎么可能不生气?淡淡的道:“曾秀才,我不管你是碰瓷还是装逼,或者就是来发泄不满,这件事总要有个交代的。叫你爹来见我吧!”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说骨头硬?

    吴姗脸色微变。

    而一腔“正气”、“热血”的曾复哲嘴角抽了一下。这种威胁他当然听的懂。

    就在张昭示意王武、庞泰将面前这几个人给清场时,湖堤的尽头,数名男子快步而来。为首的中年人身穿月白色儒衫,满脸的焦急,上前来,弯腰作揖,恳切的道:“在下是平凉府曾云军,拜见张相公。”长揖不起。

    曾复哲看着自己二叔如此恭敬,心中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五味杂陈。

    张昭没兴趣在这种面子功夫上拿捏此人,抬手示意他起来,径直道:“你和这个曾秀才是什么关系?”

    曾云军起来,但还是微微弯着腰回话,表示尊敬,“在下是他的二叔。”

    张昭“哦”了一声,道:“刚才你这位侄儿指责我的女人不守妇德。还说他自己骨头很硬。呵呵!”

    曾云军心里大骂侄儿傻逼,一咬牙,说道:“张相公,在下这就将他带回去,在祖祠里将他从曾家除名。从此之后,我平凉府曾家不再认他这个子弟。”

    他在数日前就抵达三原县。在朝廷诏令抵达后,曾家和甘州卫就决定投降。

    而他便是来向张昭表示投降的意向的。不管张昭怎么折腾,曾家都会配合。只求给曾家留一条生路。

    不过,张昭刚刚纳了一房美妾,还陪嫁着两个俏丫鬟,想想都知道张昭在忙什么。少年贪欢。他这种人情练达的人物,自然不会上门求见,惹人生厌。

    他今天打听到张昭出门,早早的等候在清浴湖中,为的就是制造一个偶遇,然后将好处送给张昭。给朝廷也是给,给个人也是给。难道张昭会不收?

    不曾想,他在弘道书院读书的侄儿会干出得罪张昭的蠢事。他得到仆人的汇报赶紧过来。

    张昭瞥曾云军一眼,道:“你当这是玄幻小说呐。”做一个手势,让亲卫们将这些人都拦住,带着王小娘子和两个俏丫鬟继续沿着湖堤而去。

    这时,曾云军焦急的喊声从背后传来,“张相公,张相公,曾家愿意赠送你两万亩良田,十万两白银…”

    他已经顾不得保密什么的。

    张昭回头,扫身后的几人一眼,淡淡的道:“清查土地,一切都会按照大明律办。曾二叔早点回去洗洗睡吧。”

    带着王小娘子离去。

    冬季的寒风从湖面上吹过来。吹得满头冷汗的曾云军只觉得寒意刺骨。大明律,要死人的啊!

    而曾复哲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点?而对未来的担忧不可抑制的从心底涌起来。腿,有点软!

    吴姗看着曾复哲,“唉…”

    张昭啊!他真的是你能惹得起的吗?破家县令,灭门令尹。而县令、令尹在张昭面前能有座位?

    她这个表哥没搞明白十八岁的伯爵到底意味着什么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 明帝国的崛起,qmqxq.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